偷倒渣土乱象调查:张狂的黑渣土场

偷倒渣土乱象调查:张狂的黑渣土场

  地铁潞城站东侧渣土山。

偷倒渣土乱象调查:张狂的黑渣土场

  昌平小神岭,一山谷几近被渣土填满。

偷倒渣土乱象调查:张狂的黑渣土场

  两座山头之间,渣土场设在凤凰亭二号隧道两侧。

偷倒渣土乱象调查:张狂的黑渣土场

  开路毁树,树根裸露。

偷倒渣土乱象调查:张狂的黑渣土场

  昌平区秦上路附近 一渣土场内埋了不少建筑废物 。

偷倒渣土乱象调查:张狂的黑渣土场

  昌安全 四路东侧渣土成山。

  市民举报反映,本市多地存在黑渣土场,它们或藏身山林,或明火执仗 设在路边,体量巨大,不只 破坏生态环境,给居民生发生 活带来安全隐患,并且 繁殖 出一系列社会问题。本报记者长达数月对偷倒渣土现象进行了深化 调查。

  地铁潞城站东

  30米高渣土山绵延1公里

  自地铁6号线潞城站向东,通州区运河东大街北侧,在占地约一平方公里的规模 内,绵延着一座高30余米的渣土山。渣土山东南侧有两扇铁门,铁门上着锁。自门缝中挤进后,记者顺着一条小道进入渣土场深处,立时感觉置身于渣土山下,仰望 可见一片片苫盖的绿网,跟着 一堆堆渣土绵延开去。

  经多方了解,该座渣土场至现在 已陆续倾卸渣土及建筑废物 约3年时间。与记者一同来此看望 的业管家 士吕先生走漏 ,这个渣土场没有正规手续,卸渣土一立方米5元钱,一车一般约装20立方米,卸一车花100余元。“来卸渣土的企业多了去了,我们算是卸得少的。”

  困难 地爬到渣土山顶部,记者见渣土堆积时间较长处已长满杂草,新倾卸渣土的当地 还可见明晰 的车辙印儿。在渣土山西部,记者看到一辆发掘 机已睁开巨臂,发掘 机下的渣土堆中裸露着一堆堆塑料袋、破布条及碎砖烂瓦等废物 。“这辆发掘 机,是想用渣土埋葬 这些废物 。”吕先生分析。

  就在该台发掘 机北侧,停放着另外一 辆履带式工程车,车轮下是一条新开的车道,很陡,看上去像从渣土山顶部斜垂至地上 。渣土山下东北角有一处大院,墙外还停着几辆渣土车,“天一黑,那些渣土车就可顺着这条新开的路爬上来倒渣土。发掘 机遇 将倾卸的渣土堆扒平,再一层层往上垫。”吕先生说。

  该渣土山西临6号线地铁潞城站,西北侧已开始整理 ,为后北营村建设三期回迁房,“整理 渣土更吃力 ,一个亿也运不走,终究 还得政府买单。”吕先生称。

  凤凰亭二号隧道口

  黑渣土场毁山林挟制 铁路安全

  不少黑渣土场的开设方位 比较隐蔽。在房山区燕山区域 ,一黑渣土场便开山而建,不只 毁坏了山上林木、灌木等植被,并且 渣土就堆在京原铁路凤凰亭二号隧道两侧,特别是旱季 降临 时,时刻危及铁路运输安全。

  最近,记者在知情人龚先生的引领下,前往此地探查。从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燕山区域 税务局向西约300米右转,行约数十米,便见一东西向柏油路。路口装着限高杆,限高杆后两扇大铁门,铁门上着锁。自铁门与地上 之间的缝隙钻过,顺着柏油路向山内进发,走不多久便见路途 右侧呈现 一个大废物 场,场内堆积着砖头、瓦块、塑料、砂石等,“这还不是最多的,继续往里走。”龚先生悄声说。

  继续向山上攀爬,路途 越走越难,柏油路渐骤变 成了土路,黄土半尺高,走一步灌一脚。这条土路直接开在山里,路两侧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山石,一棵棵树木被拦腰撞断,粗大的树根裸露在外。

  站在半山腰向远方望,两个大渣土场正好卡在两座山头中央。远方,京原铁道路 上,一列火车正吼叫 着自东向西驶来。两个大渣土场会合处,是一个山间隧道,记者间隔 较远,可模糊看出写的是“凤凰亭二号隧道”。

  “这块儿的生态已被破坏,”龚先生称,山体被毁,黄土裸露,到了旱季 ,一旦山洪暴发冲击渣土场,凤凰亭二号隧道及其前面的铁道路 将面对 损毁风险 ,“铁路运输安全受挟制 ,但要想整理 渣土场,比卸土困难多了。”

  记者原路返回后再次从铁门下爬出,才发现装在门前的限高杆并未上锁,龚先生用手轻轻一抬,限高杆的横杆便被抬起,“这个锁就是幌子,一到晚上,限高杆一抬,渣土车就可直接开上山倒渣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