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数据造假案”一年后 山西部分环境信息仍未公开

  2018年5月30日,因为 人为搅扰 国控空气主动 监测站点,导致监测数据严峻 失真,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人民法院分别判处了临汾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文清有期徒刑两年,临汾市环保局办公室原负责人张烨、环境监测站原聘任 人员张永鹏有期徒刑一年,其他13名从犯从拘役四个月到有期徒刑八个月不等。

  “我们一定痛定思痛,汲取教训,深化 反思,狠抓整改。以实真实 在的工作成效兑现承诺 ,取信于民。”在随后举行的生态环境部约谈会上,时任临汾市委副书记、市长刘予强表明 。

  如今,此案完毕 已将近一年。环保组织“大众 环境研讨 中心”主任马军告诉 《华夏时报》记者,临汾的企业污染物排放在线监测数据仍是 有很多都没有公开。马军质疑,此举有违背 《环境保护法》、《大气污染防治法》等法令 的嫌疑。

  不光是临汾,整个山西省的环境信息公开状况也都不容乐观。大众 环境研讨 中心信息公开部主管 阮清鸳表明 ,他们机构每一年 都会调研各地的环境信息公开状况,并编制PITI指数(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指数)陈述 。《2017-2018年度120城市PITI陈述 发布》显示,2017-2018年度,在全国120个城市中,排名后10位的城市有3个都来自于山西,他们分别是大同市(倒数第一)、临汾市(倒数第七)和阳泉市(倒数第九)。

  “山西环境信息公开一直不太好”

  大众 环境研讨 中心是一家长时间 注重 环境信息公开的环保组织,在他们制造 发布的“湛蓝 地图”APP上,收集了各地环保部门发布的环境监测数据和企业污染物排放在线监测数据。

  在这个APP的地图上,打开“空气”一栏,可以看到各地空气监测站发布的空气质量数据。不过,相比北京、天津、河北等地密密麻麻的数据,简直 掩盖 了整个屏幕,山西省的数据则少得不幸 ,留出了大片空白。

  “其他 省份公布的空气质量数据更多,除了国控空气主动 监测站的数据,还有很多省控、市控空气主动 监测站的数据,所以显得密密麻麻。而山西省则只公布了国控空气主动 监测站的数据,所以显得比较少。”马军解释说。

  据了解,国控空气主动 监测站的数据是由国家环境监测总站统一发布的,当地 无权干涉 。而省控、市控空气主动 监测站则是当地 自主建设的,数据也是由当地 自主来发布。

  除了空气质量数据,打开“湛蓝 地图”上“企业”一栏,还可以看到很多企业污染物排放在线监测数据。在这一项上,山西省的点位大部分都是灰色的,点开之后也没有任何数据。

  “上一年 年初的时分 ,这些企业的污染物排放在线监测数据仍是 可以正常显示的。但大约从上一年 9月份今后 ,数据就没有再更新过。”阮清鸳说。

  阮清鸳的团队早年 通过电子邮件等方式与山西环保部门进行过交流 ,请求 环境信息公开。据她了解,山西环保部门内部其实有一个平台,可以看到更多的环境监测数据,但这些数据现在 还没有对外进行公开。

  “相对东部一些省份,山西在环境信息公开方面做得一直都不太好,信息披露比例比较低。”阮清鸳说,“以山东省为例,他们的国控、省控,包括一些市控空气主动 监测站的数据都现已 公布出来了。”

  在马军看来,环境信息公布做得欠好 ,看似只是个小问题,但其实危害很大。首要 是侵略 了大众 的环境知情权,影响了大众 对环境问题的决策和研讨 ;其次,在其他省份的企业都纷乱 公布在线监测数据的时分 ,山西的企业不公布,对其他省份的企业来讲就是不公平的。

  “特别是现在很多城市都把重污染企业转移到下面的区县一级,导致县级的状况 比市级更严峻 ,假如 不公开企业在线监测数据,或者只公布国控空气监测站的数据(国控站点大多是在市级),就会导致管理上容易模糊一些要害 问题,让问题不能有用 地辨认 宽和 决。”马军说。

  基于环境信息公开,大众 还能做很多延伸的事情。比如,使用 绿色供给 链收购 原则 ,一旦企业的环境信息数据欠好 ,就会影响它的金融信贷、市场收购 等,构成 “一处违规,处处受限”。

  涉嫌违背 环境保护法

  关于环境信息公开的问题,大众 环境研讨 中心也早年 多次 与山西环保部门进行过交流 。

  “我们拜访过山西省负责环境信息发布的部门,也和大同市环保局主管环境信息公开的负责人进行过交流 ,他们向我们解释了详细 的原因,也表达了积极改善 的情绪 ,期望 后边 可以 提高信息披露的水平。”阮清鸳说。